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影无痕博客

月上柳梢头 影随幽径后 无风花尤落 痕留露中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桅子情思  

2013-04-03 16:22:11|  分类: 学生习作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桅子情思 - Michelle - 月影无痕博客

 桅子情思

241班  林燕

     又是一年春天,桅子花开的季节。在桅子花飘落的林荫小道,心中不免泛起一丝凉意,昔日的好友已形同陌路,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,遗憾与悔恨填满了我孤寂的心。

 桅子花初现

   “小燕,这花好看吗?诺送给你!”小宁手棒一束纯白的桅子花,正笑盈盈地望着我,小巧可爱的脸上泛起一抹红色的晕圈,煞是好看,让人忍不住想去摸一下。

   “嗯,好看,这是什么花呀?送给我的吗?”年少单纯的我,懵懂地望着小宁。

  “这是桅子花,这花只要送给对方,就能永远成为最好的朋友,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一天,我把它送给你,希望我们能一直是好朋友,好吗?”小宁郑重其事地对我说,脸上的红晕早已退去。“好,我答应你,我们拉钩好不好?”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,变了就是小狗狗”。我们一边拉钩一边念着幼稚可笑的誓言。

     那年春天,桅子花初现,那一年春天,我六岁,小宁七岁半。

    桅子花正旺

“小宁,过来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不过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咯!”下课后,叫住了站在教室门口的小宁。“行,我保证不告诉别人,是什么事呢那么神秘?”小宁心急地说。

    “我们班的班主任是个年轻美丽的女老师,这可是我最新得到的内幕,现在我只告诉你了,别声张,不然被老班听到了,我就‘come   over’”。老班是个五十多岁的女老师,年纪可以当我奶奶了,却还整天扮嫩,总是让我们叫她“Miss Hu ”唉,想起来我就郁闷,不过没多久她很快退休了,我们就会迎来春天!

  “那就先恭喜你了,祝你好运,我先溜了”。没等我回答,小宁闪进了教室。刚想转身,一眼瞥见武林盟主——李校长。

   正当我起步跑想溜掉时,李校叫住了我“你,过来!”我无可奈何地跟着她,“不是说上课期间不准串班,不能和别班的来往吗?扣文明班级分2分!”哎,我又死定了。

   “小宁,你等着,Oh  my  God    老班会杀了我的。”

   那年春天,桅子花开正旺,我十二岁,小宁十三岁半。

 桅子花落了

   “不听,不听,我就是不听。”上课时,耳边总是回想起小宁责备的话语。我压根就不知道老师上课在讲什么内容。

  “我说了,这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,可你为什么要告诉别人呀?”小宁愤怒地责备人不讲诚信,不守约定。

  “对不起,对不起!都怪我多嘴”没有任何铺垫,我直接跟她道歉。毕竟是我真的错了,我只希望我的道歉能挽回我们之间的友谊。

  “算是看错了你,这种事哪能到处乱说呀,我不会再理你了。”小宁生气时也依旧保持她的淑女风格,没有像泼妇般地骂街。

  “好,我歉也道了, 好话也说了一箩筐,你还不肯原谅我,我不会再自讨没趣,再见!不,再也不见!”我也毫不留情地甩下一句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 “再见!”

  那年初秋,桅子花落了,我十四,小宁十五岁半。

  又是一年桅花开,阳光明媚,可我的心却是冷的。栀子花开,栀子花落。凋凋零零,四季轮回。如花的季节里,不曾有轰轰烈烈,但却是彼此间真挚的情谊。

     岁月在不断流逝,栀子花开在一次次盛开后又一次次凋落。亲爱的小宁,你在它乡还好吗?

   

简评:本文叙述了我和小宁之间纯真的情感变化历程,表现了主人公对往事的悔恨和愧疚。文章用小标题形式贯穿全文,条理清晰,过渡自然,语言朴实流畅,更好在表现了文章主题。

 指导老师:黄春华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